从华盛顿都市区产业发展看北京高端制造的去与留

侯彦全 程楠

2017年07月17日11:12  来源:人民网-财经频道
 

中美同为大国,其首都经济发展具有一定可比性。但从面积来看,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约177平方公里,与北京市三环面积相当;华盛顿都市区面积约1.3万平方公里,略小于北京市的1.6万平方公里。笔者认为,以华盛顿都市区为对标对象,研究借鉴华盛顿都市区在产业选择、推进高端制造产业发展方面的经验,对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高端制造发展具有现实意义。

华盛顿都市区包括美国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弗吉尼亚北部和马里兰近郊区。其中,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是其核心区,特区设立之初就定位为行政中心,主要分布着联邦政府部门,以政务服务、地产交易和旅游业为主,没有工业,联邦政府拨款是特区首要的经济来源。特区之外的都市区借助首都政治、科技、商务等资源,大力发展高科技产业,在周边弗吉尼亚北部、马里兰近郊形成了几个相对集中的科技和信息技术中心,使得华盛顿都市区不仅作为政治中心,也在高新技术产业和商务经济发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华盛顿信息产业发展迅速 集中在产业链上游

都市区信息产业主要集中在弗吉尼亚北部66号高速公路沿线的费尔法克斯、阿灵顿、福尔斯彻奇三个县,主要发展信息技术、系统集成与设计、空间科技等占地面积小但附加值极高的高新技术产业。

该地区信息通信产业的兴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区位优势,弗吉尼亚北部,特别是费尔法克斯县靠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该机构主要负责常规的州际、国际通信,如电视机、电线、卫星、电缆等,并以产品认证的方式确保无线电和电线通信产品的安全性。20世纪末,借助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的发展机遇,契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现实需求,以及联邦政府针对新一代信息技术投入的大量研发资金,该地区涌现了一大批高科技公司。数据显示,2000年华盛顿都市区有40家左右的公司排在全美增速最快的500家企业之列,远高于亚特兰大和硅谷的26家和12家。目前,该地区已经形成了以总部经济为主,服务于信息技术研发和科技成果转化的产业特点。例如,联邦政府国防部的DARPA项目就在费尔法克斯县完成并产业化应用,包括AOL在内的四家全通道服务商总部就在费尔法克斯县发展壮大。相比亚特兰大和硅谷的信息产业发展,该地区主要集中在信息技术产业链上游和生产性服务业环节,制造业相对薄弱。

华盛顿生物科技资源雄厚 但产业规模有限

都市区生物医药产业主要集中在马里兰州的蒙哥马利县和270号高速公路周边。由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西北部集中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等政府管理机构,与之毗邻的蒙哥马利县因此获益,依托区位优势和政治资源,生物科技产业在这里孕育兴起。加上270号高速公路旁集中了霍华德休斯医学院研究实验室、马里兰大学研究中心、生命科学中心、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涌现出各类生物技术孵化器、小型创业公司和一批生物科技龙头企业。例如,塞莱拉基因组公司、人类基因组科学公司和基因组研究所等,其在人类基因组学研究、蛋白质组学研究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这里已经成为美国知名的生物技术走廊,生物技术研发能力名列全美前茅。马里兰州政府为了壮大生物医药产业,已经投资4.5亿美元用于生物科学基础建设,形成了吸引生物科学领域企业扎堆的独特的人才、技术、研发和市场环境。但是这里生物科学产业的优势在于研发,特别是在基础研究领域,即使是企业,也主要是为联邦实验室、大学等提供外协研究。由于缺少面向市场的生物医药类产品,所以产业规模远低于马萨诸塞州、北卡罗琳那州和宾夕法尼亚州。

华盛顿都市区产业特点对北京的参考和借鉴意义

截止2016年,北京首都功能核心区(东城、西城)绝大部分工业企业已经搬迁退出,核心区工业总产值占全市的比重下降至7.25%左右。对标华盛顿都市区,北京首都功能核心区应该如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一样,进一步清理非首都功能,严格禁止高污染企业新建扩建,不符合北京工业高精尖定位的产业向津冀转移,既有的高端产业向城市发展新区调整。与此同时,不断增强首都核心功能区的政治活动、文化交流、国际交往和科技创新等高端服务功能,优化提升首都核心功能。

人口快速增长是造成北京负载过重导致“大城市病”的重要原因,而人口很大程度上依附产业而存在,因此产业结构调整对人口规模起着决定性作用。根据北京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批发和零售业和制造业是北京吸纳就业人口的两个主要行业,这两个行业就业人口分别占全市的15.4%和14.8%。批发和零售业不符合北京城市功能定位,是重点疏解的对象,比如动物园批发市场、大红门批发市场等,都已经在有序疏解。制造业在吸纳人口就业方面差异性较大,这种情况下,可以对标华盛顿都市区,将不适合在北京发展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向外疏解,着力发展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和高创新性的高端高新产业,比如,发展自主可控信息系统、云计算与大数据、新一代移动互联网等八个新产业和代表产业制高点的创新前沿产品、推动产业轻资产化的设计创意产品等五类高精尖产品。

北京集中了全国性的政治、文化、教育资源,除三峡办公室外,几乎所有的中央部委机关都在北京;国资委直管的110多家央企,总部在北京的就有80多;211重点学校29所,几乎占到全国重点大学数量的1/4;经认定的企业科技研发机构480个,工程技术研究中心317个,北京市重点实验室458个,高校国家重点实验室34个……。北京要深度挖掘发挥自身的优势资源,充分利用津冀不同层次的制造能力,加速科技成果转移转化,通过下游应用牵引,保持北京持久的创新活力。对标华盛顿都市区,其信息和生物科技产业虽然发展迅速,但在美国制造业回归的背景下,由于缺少与生产制造环节的协同发展,一定程度上逐渐拉大了与硅谷和亚特兰大等高科技产业集群的差距。北京应吸取华盛顿都市区的经验与教训,在京津冀的大区域背景下,加快构建协作创新体系,以创新为引领,拉动三地产业协同发展,为产业的深入融合与无缝对接提供支撑。 

北京应发展高精尖产业 依托雄安新区战略 探索京津冀协同治理

笔者认为,北京在向世界性大都市发展过程中,应进一步突出首都功能定位,加快构建以高端服务为主、先进制造为辅的产业新体系。一方面是服务首都功能,发展高端生产性服务业。积极发展资产管理、互联网金融等金融服务业,推广应用云计算、大数据等信息服务业,加强研发设计、检验检测等科技服务业,推动兼并重组、创意策划等高端商贸服务业,提高生产性服务业对首都经济贡献度和发展质量效益。另一方面是优化制造业布局,发展高精尖制造业。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聚焦研发、试制、测试、标准等高附加值环节,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生命科学等产业的前沿领域创新,发展专利密集型、新兴技术融合型产业,推动北京制造业向价值链高端环节发展。

今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提出设立雄安新区,这是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也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个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雄安新区的功能定位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北京要准确把握雄安新区建设的重大机遇,在发展理念上,打破行政区划限制,运用新的发展理念,积极探索人口密集地区优化发展的新模式,谋求区域发展的新路子,全力建设以首都为核心、以北京城市副中心和河北雄安新区为两翼的世界级城市群。在产业规划上,做好定位和布局,将北京受空间限制无法进一步扩展的总部资源、教育资源、科技资源等向雄安疏解,比如行政事业单位、总部企业、金融机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

随着京津冀三地协同发展的深度推进,大量社会公共问题开始向毗邻区域渗透延伸,不仅要加强区域间的硬件建设和协调,更重要的是完善制度建设和软环境。一是进一步发挥中央领导牵头的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作用,构建京津冀协同发展所需要的政府、市场和社会体系,完善政府、市场和社会三位一体的体制机制,建设各类行业协会和跨区域专业组织,有效解决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战略导向缺失、物质与信息交流缓慢等问题。二是构建与产业协同、创新发展相互适应、相互支撑、相互促进的制度环境,在产业疏解、转型升级、投融资体制改革、对外开放合作等方面推出改革举措,进行先行先试,探索一条可复制可推广的模式和路径,以促进全国区域的协同发展。

(作者均供职于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规划研究所。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责编:刘然、杨曦)

推荐阅读